我的題目往往跟我想要寫的東西不大搭嘎
今天想要說的是最近發生的瑣事

拜入秋的第一道鋒面所賜,最近台北變涼了。
因為這一道鋒面,台北下了好幾天的雨。我是不
討厭下雨啦,如果他下的時間不打擾我出門的話
。這星期就因為突發性的下雨淋了兩次雨。兩次
都是跟肇強晚上出去買東西時回來的路上下的。
話說上星期我回台中之前就已經有些微的感冒了
,這星期淋第一次雨後、我的感冒明顯的惡化了
。打不完的噴涕、流不完的鼻水,偶發性的咳個
不停。會惡化除了淋雨、實驗室那冷的要命的冷
氣是最大的幫兇。因為重感冒,這星期我都沒什
麼幹勁。

另外這星期因為實驗室大家進度都沒什麼進展,
老闆似乎有一點生氣了吧。這星期已經很多人遭
殃了,肇強啊、學長啊、鉅逢跟淵昶都已經被掃
到了,蕭瑤昨天也被老闆刮了。我呢,跟學姊目
前都還安全,不過下星期三老闆就要實驗室正式
的大meeting了。這真的抖很大~~目前我還生不
出半頁的powerpoint。

另外遲來的實驗室貓空泡茶也因為老闆的臨時提
meeting延後了。沒意外的話應該會選在開會後
的晚上或是下午去喝茶吧。

下星期二還有環安衛的年度重要工作"粉碎玻璃"
,因為實驗室已經積了蠻多的玻璃,這一次應該
會弄很久吧,應該會搶早上第一個過去,不然不
知道要排隊排到什麼時候。

你以為就這樣沒事情了嗎,怎嚜可能!
都說了是多事之秋了啊!!

前天早上我第一個到雷射實驗室的時候,發生
了慘絕人寰的大事,就是我的單光器二號,下面
的墊片倒掉了,也就是說,我的單光器整台移位
了。因為我是用雙單光器同步掃瞄,一台跑掉的
話,等於所有的校光作業都要從來了。這樣有多
慘呢?舉例來說,上一次發生PMT(光電倍增管)被
撞歪的事件後,我弄了兩天才把光校回來。這一
次也花了我兩天,因為這件慘劇、我忙了兩天。
今天因為光沒有校正好,測樣品時出現了很多無
法解釋的peeks。例如水跟奈米金或是奈米銀,
根本不會有拉曼的訊號,不過今天儀器卻在六百
三到六百六十奈米的地方出現了螢光的訊號,不
死心的我還去裝了一堆水的樣本回來測試,沒想
到每一個水的樣本都有螢光訊號。我ㄧ度以為我
要得諾貝爾獎了勒,因為發現了從來沒有人發現
的東西,後來又把雷射拆掉重裝,再弄了一個多
小時校光,那個可以得諾貝爾獎的訊號就不見了。

**(注)六百三十奈米大概是紅光的範圍
         水有這個訊號的話就是紅色的了XD

另外今天整天都在忙著測學姊的樣品,自己的東
西完全沒有進展,下星期不知道要拿什麼東西給
老闆看啊,整個冏rz。

還好多事情,我想,等下一次我有空再打。




創作者介紹

繼續前往人生的下一階段

jasonbo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